闻人晚寄(稳定更新版)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搜搜小说网www.vydoxfreetrial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床上的姜轻依旧看着窗外,目光固定在了漆黑的夜幕里,听到李清白坐到身边的动静也没有反应。

不知道系统现在有没有在……要不要再尝试一下呢,如果成功了,她就不用再受任何折磨了。

“姜轻……”

李清白打破了寂静的氛围,犹如在黑夜中划破了一道口子,传入了姜轻的耳中。

她扭头看去,只看见了李清白似有担忧,又有些迟疑的表情,她的唇貌似比之前在剧组拍戏时红润了许多,此时正在开口想要说些什么。

“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私下见过了,李清白。”姜轻的声音轻飘飘的,已经干到有些痛的嘴唇被牵扯,渗出了血,在下唇上留下了一小道红印。

李清白赶忙拿起了纸,想要帮她把唇上的血迹擦去,但却被那人不留痕迹的躲开。

她现在讨厌任何人的触碰,那股粘腻的,两坨肉互相交缠的感觉,让她没有任何食物的胃里面翻江倒海,胆汁叫嚣着想要从喉咙挤出。

“……”

李清白看到姜轻厌恶的扭头,停留在空中的手顿住,眼眸低垂,过了一会后又默默的把手缩回,攥紧了在掌心里的纸巾。

是正常的,姜轻对她有这种情绪是正常的,毕竟她是姜轻前未婚夫的现女友,就算让她离开病房,也是情理之中。

就在两人僵持不下,空气又再次凝固后,床上的人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。

李清白本来还在脑中胡思乱想着,想着要怎样和姜轻开口,让她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,但却听到了姜轻有些微不可闻的呻吟声。

她抬头看去,才发现姜轻早就把病床上的被子踹开,穿着病号服的身体无法抑制的蜷缩在了一起,包裹着纱布的手死死的按在心脏处,仿佛要安抚那处一般。

冷汗不停的从姜轻的额头渗出,很快就凝聚成了大颗的汗珠,随着头的晃动,滴落在了枕头上。

“放过我……”这几个字几乎是姜轻从嘴里挤出来的,她使劲的咬住自己的舌头,想要转移痛感,却发现只是徒劳,好似有千斤重的锤子凿在了心脏处,随后又反复用脚践踏,再放在炙火上烤一般。

系统是真的被气急了,它在回来的那一刻就立刻给她施加了惩罚,比以前的每一次都难捱,以至于她已经无法维持表面的体面,痛哭流涕的想要跪下祈求,嘴里也一直求饶。

“求求你放过我吧,让我死,我不想再被你控制下去了。”她边哭边小声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AI但是情趣娃娃

AI但是情趣娃娃

李飞溶
依依的身体里有一截人类的血管。尒説+影视:p○18red「red」
玄幻 连载 3万字
红尘悲歌

红尘悲歌

炖屎喂鱼
长鞭破空,车夫驱赶着马车朝着前方驶去。车夫靠着一处装饰极其华丽的车厢,车厢后的靡靡之声让车夫下身裤勃起一块。「光是听到这婊子的声音我就受不了,也不知道少爷多久玩腻。」车夫想着,眼中淫光一闪,随即将马鞭狠狠挥向马股。车厢之内,清纯女子跪在一男人面前,身上轻薄白纱却是只穿一半,裸露的菊穴被一颗小球堵住,狗尾从其中延伸出来。而另外一边的蜜穴,同样塞着两指宽度的铁棍,透明的液体顺着铁棍流下。
玄幻 连载 0万字
回乡偶书

回乡偶书

tom_cat
我叫李强,已值不惑之年,出生在一个东北小镇,大学毕业后到南方工作,现在在一家央企任副处级干部。已经结婚,妻子的性格和容貌都很好,新婚生活非常甜蜜,对我照顾的非常周到,但是随着儿子的出生和成长。妻子的生活重心基本都放在了孩子身上,加上我为了升职打拼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开始冷淡了下来,公粮都成了一个月交一两次的例行公事。我曾把母亲接到家里住,但是她不适应南方的气候、语言和饮食等生活环境,一年后
玄幻 连载 1万字
被淫荡孩子调教的媚肉熟女们

被淫荡孩子调教的媚肉熟女们

墨山水
玄幻 连载 1万字
夫人如此多娇

夫人如此多娇

望烟
文案:远房的表哥来了家里寄住,芝兰玉树,遥遥若高山之独立,虽家族败落,但风华不损。少女情窦,玉容花貌,冯依依一颗芳心系在人身上,含羞答答作礼:诏表哥。宠女如命的老爹得知女儿心事,挟恩图报,逼着娄诏入赘做了冯家女婿。婚后,娄诏一心科考,态度冷淡,即便冯依依嘘寒问暖,也是一腔热忱付东流,她才知道什么是强扭的瓜。隔年,娄诏进京春闱,恰是那时,冯家遭难,一把大火烧了干净,无人生还。两年后,早已隐姓埋名的
玄幻 连载 52万字
亲爱的日记,我恋爱了

亲爱的日记,我恋爱了

Min
*日记形式文,都是第一人称视角 *正文是相当清水的,不正经的都在番外 *说都就爆雷了不如自己看吧!
玄幻 连载 4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