煌煌Crépuscule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搜搜小说网www.vydoxfreetrial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郁笛蒙住景怡然的手略略松了一下,抱着她往床上倒去。

郁笛家的四件套都是真丝,倒下去与肌肤接触时感受到一种惬意的支撑与包裹感。景怡然落下来,蹭着丝滑的床单,仿佛什么也抓不住,更加焦躁。

“你在哪里?”景怡然被修长的手指捂住了眼睛,四处摸索。郁笛白皙有力的手在夜色里愈发明显。他从后抓住景怡然的手腕,使女孩半跪在床上:“在你身后。”

藤蔓像是受到某种命令,在她胸前缠绕着,唯独避开了两粒乳头,胸脯被枝条束缚得紧紧的,乳头却在暴露中挺立。

“再在地毯上磕两下,明天我该解释不清了,”郁笛依旧是轻浮还带点虚弱的语气,空着的手摩挲过景怡然在地毯上蹭出来的红印,“也不至于这么折腾自己是不是?”

明明自己身上满是咬痕抓痕,男人却视而不见似的,只看到女孩身上的一点磕碰。

“那你多顶顶,进来止痒就好了……”景怡然的力量被不断催动,沉下腰去蹭着身后人。

神界向来是不讲道德的,交合不过是图自己片刻的欢愉,来到人间景怡然也对性始终没有什么羞耻感——她的愉悦胜过千万句流言。

但身后的这个同族似乎不一样,他额外内敛,甚至不像个神。景怡然已经无暇思考这么多,花穴热得受不了似的,她高撅着屁股一收一缩,勾引着身后人往深处顶。

男人的手摸到她的膝弯,带着往外分开一点,性器蹭了两下,划过黏糊糊的花唇,被极力挽留住。

“喂,你行不行啊?“在一片黑暗里,景怡然愤愤地转过头,却被突然的插入顶得一哆嗦,久违的空虚感被填满,郁笛俯身压了上来,一只手勾住她的膝弯,把性器深深顶进收缩的甬道中。

他的动作比之前都要凶上不少,空出来的手探到腿缝中拉扯着肿起来的花蒂,缠着景怡然的藤蔓向上,把她的双手束缚住,脚踝也被树藤缠着分开,摆成大字型在暗色的床上扭动。她的身体像是乳白色的花,浸没在黑暗里,长发散下来,覆盖着小半个背,纤细修长的身影被控制在郁笛的力量中。

“啊、啊……别拉……”敏感的嫩肉被剥开,赤裸与对方接触的感觉带来强烈的冲击,景怡然眼泪不自觉涌了出来,扭动着要逃,却被抓住膝盖拖了回来。脚踝上的藤蔓越缠越紧,不给景怡然后退的空间。她的腰侧随着呼吸吐出一小块影子,又缩回去。火热硬挺的性器在她身体里来回耕耘,穴口磨蹭着粗长的阳具,又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怪异后宫逃脱指南

怪异后宫逃脱指南

小虎鲨
新帝登基后,已有四年未上早朝,无法自由出入的后宫俨然与世隔绝。 谁也不知道,在后宫深处有一个穿越磁场,传送了无数诡异之物—— 红雾中,少年郎君被蜘蛛网捆在马上,随着逆行的迎亲队伍,送到“后
高辣 连载 63万字
魅魔勇者

魅魔勇者

朝朝
作者言:网站改版后没胆量再写文就删了转原创市集,现在转回来发泄对某某经营游戏的怨恨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入坑警告: 文笔渣渣;结局分路线;官方路线g游戏,所以会按游戏流程那样写(妄想:制作乙nv向rpg)
高辣 连载 0万字
赴欢(限)

赴欢(限)

肆陌
秦欢与傅翟。一个是aroanic的富家小姐。一个是有精神洁癖的职场精英。他们是炮友。玩的超开的那种。注:aroanic(无爱者)指的是极少能感受到或无法感受到爱情吸引力的人。无爱者并不缺乏与人的情感交流,只是不会产生去发展一段恋情的本能需要。
高辣 连载 3万字
浮秽异闻(肉,繁体)

浮秽异闻(肉,繁体)

九玖
浮秽异闻会是一篇披着玄幻外衣,主言情和吃肉的文。该文会有个好结局。大家放心跳坑。前篇《窥淫秘事》https:w/books/623935该文所有都会和前篇有关联,如果要完全看懂,建议前篇也带上。第一弹:秦将军家的少将军纳了一名叫海棠的妾侍,半年之后秦老将军便得了怪病。城里百姓道,是秦老将军三年前在府中死去的爱妾冤魂来报复的,她见不得情郎与别的女子在一处,怕是下一个遭报应的会是这名叫海棠的妾侍了。
高辣 连载 10万字
我是二次元制造者

我是二次元制造者

雨夜带刀不带伞
大家好,我是后悔的神官。一年多前,我在第一会所上看到了由uzi所翻译的【机动六课洗脑催眠菲特·t·哈洛温】和【绝望的暗示(雾切响子篇)】,顿时惊为天人。此后,便对日本的情色小说产生浓厚兴趣!因为自身的不足,只能带来如此简陋的翻译作品,望大家见谅……
高辣 连载 13万字
雨临之时,遇于清河(校园 x 伪骨科 H)

雨临之时,遇于清河(校园 x 伪骨科 H)

日之白月
陈清河从小就不相信爱,不管是哪一种。亲生母亲出轨生下了人人唾弃的她,又自己悄然远去。陈清河本以为前来收养她的两个哥哥是天上派下来拯救她的天使,殊不知两人是拉她下地狱的恶魔。这两人一边在众人面前温柔宠她待她,一边在私底下折磨她,甚至打算在她十八岁那年要了她的第一次。她不甘心,咬牙立志让人人对她刮目相看,为自己累积实力,争取往后反抗哥哥。于是找上了全年级第一,却是清寒生的姜子临。陈清河原先只是单纯的
高辣 连载 2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