煌煌Crépuscule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搜搜小说网www.vydoxfreetrial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在高潮过后,快感的余韵在吊床上摇摇晃晃荡着。景怡然松开郁笛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声:“导师,你脖子上那个牙印还挺明显的。”

在郁笛的脖子上,一个明晃晃的牙印落在上面,整整齐齐,看着牙口就不错。

男人倒吸了一口冷气,伸手去摸了摸伤口:“小姐,你也知道啊,这么难下口的地方都被你拿捏了,精准抓住用户命脉啊。”

“还是郁老师分析精准,贯穿用户心智,才能有我发力点。”景怡然勾着男人的腰,接着他的话头说下去,“我感觉,你平常病怏怏是有道理的。”鮜续zhang擳噈至リ:dk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郁笛起身,问她。

“当然是你天天把工作挂在嘴边啊,”景怡然也起身,伸出一只手,竖在郁笛的唇上,“虽然我工作不久,但是我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。”

“怎么说呢?”郁笛语气往上扬了扬,十足的捧哏语气。

景怡然直起身,用一种汇报的语气,字正腔圆念出来:“上班会让人折寿。”

“说的是啊。”郁笛也直起身,卖力捧场。

“所以为了身体,我觉得我们应该尽情享乐!”

“可不是嘛!”郁笛扶住摇摇晃晃的景怡然,当心她掉下去:“那还要继续享乐吗?”

“当然,”景怡然,“好不容易一次呢。”

……

一夜的疯狂之后,景怡然是被食物的香气吸引起来的,她四处找了找,在床头柜发现了一套迭好的男款睡衣。打开手机,时间是早晨七点。

换上之后景怡然趿拉着拖鞋往厨房走,昨晚有些过于兴奋了,以至于早晨醒来的时候,居然有些不愿相信。

厨房里郁笛正站在水池旁边洗菜,听到脚步声后扭头:“醒了?早餐给你做沙拉可以吗?”

“谢谢郁老师啦。”景怡然点点头,走到郁笛身旁,想看看有什么自己能做的。

“除了沙拉,我还蒸了小笼包,不知道你喜欢哪种,”他把水控干,“你应该……爱吃这些植物吧?”

郁笛早晨起来的时候也思考了片刻,他对这些同族知之甚少,又少有来往。郁笛起床后一边洗漱一边回忆,他的兄弟都爱吃些什么。思考了片刻,男人默默吐掉了口里的牙刷沫——全是不可描述的东西,肉体、爱液、用花穴喂的酒、女神们脚踩过的葡萄……

算了吧,郁笛扶额,既然来了人间,就吃人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怪异后宫逃脱指南

怪异后宫逃脱指南

小虎鲨
新帝登基后,已有四年未上早朝,无法自由出入的后宫俨然与世隔绝。 谁也不知道,在后宫深处有一个穿越磁场,传送了无数诡异之物—— 红雾中,少年郎君被蜘蛛网捆在马上,随着逆行的迎亲队伍,送到“后
高辣 连载 63万字
魅魔勇者

魅魔勇者

朝朝
作者言:网站改版后没胆量再写文就删了转原创市集,现在转回来发泄对某某经营游戏的怨恨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入坑警告: 文笔渣渣;结局分路线;官方路线g游戏,所以会按游戏流程那样写(妄想:制作乙nv向rpg)
高辣 连载 0万字
赴欢(限)

赴欢(限)

肆陌
秦欢与傅翟。一个是aroanic的富家小姐。一个是有精神洁癖的职场精英。他们是炮友。玩的超开的那种。注:aroanic(无爱者)指的是极少能感受到或无法感受到爱情吸引力的人。无爱者并不缺乏与人的情感交流,只是不会产生去发展一段恋情的本能需要。
高辣 连载 3万字
浮秽异闻(肉,繁体)

浮秽异闻(肉,繁体)

九玖
浮秽异闻会是一篇披着玄幻外衣,主言情和吃肉的文。该文会有个好结局。大家放心跳坑。前篇《窥淫秘事》https:w/books/623935该文所有都会和前篇有关联,如果要完全看懂,建议前篇也带上。第一弹:秦将军家的少将军纳了一名叫海棠的妾侍,半年之后秦老将军便得了怪病。城里百姓道,是秦老将军三年前在府中死去的爱妾冤魂来报复的,她见不得情郎与别的女子在一处,怕是下一个遭报应的会是这名叫海棠的妾侍了。
高辣 连载 10万字
我是二次元制造者

我是二次元制造者

雨夜带刀不带伞
大家好,我是后悔的神官。一年多前,我在第一会所上看到了由uzi所翻译的【机动六课洗脑催眠菲特·t·哈洛温】和【绝望的暗示(雾切响子篇)】,顿时惊为天人。此后,便对日本的情色小说产生浓厚兴趣!因为自身的不足,只能带来如此简陋的翻译作品,望大家见谅……
高辣 连载 13万字
雨临之时,遇于清河(校园 x 伪骨科 H)

雨临之时,遇于清河(校园 x 伪骨科 H)

日之白月
陈清河从小就不相信爱,不管是哪一种。亲生母亲出轨生下了人人唾弃的她,又自己悄然远去。陈清河本以为前来收养她的两个哥哥是天上派下来拯救她的天使,殊不知两人是拉她下地狱的恶魔。这两人一边在众人面前温柔宠她待她,一边在私底下折磨她,甚至打算在她十八岁那年要了她的第一次。她不甘心,咬牙立志让人人对她刮目相看,为自己累积实力,争取往后反抗哥哥。于是找上了全年级第一,却是清寒生的姜子临。陈清河原先只是单纯的
高辣 连载 21万字